歡迎來到湖南星大建設集團官網!

banner01

banner01

了解更多
banner02

banner02

了解更多
banner03

banner03

了解更多

企業文化

全部分類
湖南星大建設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
/
PPP“盛宴” 中建五局為什么可上座?

PPP“盛宴” 中建五局為什么可上座?

  • 分類:他山之石
  • 作者:
  • 來源:
  • 發布時間:2016-05-11 12:00
  • 訪問量:

【概要描述】

PPP“盛宴” 中建五局為什么可上座?

【概要描述】

  • 分類:他山之石
  • 作者:
  • 來源:
  • 發布時間:2016-05-11 12:00
  • 訪問量:
詳情

    中國建筑第五工程局有限公司董事長、黨委書記周勇:

  PPP市場的蓬勃發展,給我們提供了一個難得的機遇期。這個機遇期,不亞于當年“4萬億”帶來的市場機遇期。

  ppp的盛宴已經開始。我們一定要搶抓機遇,大膽干,大力干,確保最大限度地鎖定政府“十三五”的投資份額。

  PPP模式解決了許多項目的融資困局,使一些傳統模式下無力投資的項目現在變為可能。

  2015年是“十二五”收官之年,國家已經出臺一系列鼓勵和規范PPP模式的政策措施。在去年12月召開的湖南省委經濟工作會議上,省委書記、省人大常委會主任徐守盛也提出:“要完善PPP模式,在更大范圍、更大規模上推廣,激發社會資本參與熱情。”

  而2014年10月召開的第21屆亞太經合組織(APEC)財長會議,還專門發表了《APEC區域基礎設施PPP實施路線圖》。中國財政部部長樓繼偉說,基礎設施投融資問題和PPP模式是那次會議討論最為熱烈的話題,幾乎占了一半的時間。

  PPP模式,這個很多人還沒怎么弄明白的新型商業投資模式,已經風起云涌。作為一名在市場上打拼了數十年的大型國企負責人,中國建筑第五工程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建五局)董事長周勇已敏銳地意識到這場投資盛宴,正在全國乃至整個亞太地區拉開了序幕。

  “春江水暖鴨先知”。最先嗅到商機的中建五局早已排兵布陣。

  早起鳥兒

  “行動第一,完美第二”

  “PPP模式,是當前和未來一段時間政府投資的一大主流模式,我們只能適應這個市場,切忌議而不決,耽誤戰機。” 周勇在去年的一次公司會議上強調,正如中國建筑董事長官慶所強調的,“行動第一,完美第二”,面對機遇,行動是關鍵。我們沒有必要將過多的精力放在PPP項目“該不該做”的爭議上,而是要在“怎么樣做”上下功夫。

  中建五局投資管理公司總經理盧洪波認為,PPP模式由以前的政府單獨管理變成了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管理,將部分政府責任以特許經營權方式轉移給社會主體(企業),政府與社會主體建立起“各取所需、合作共贏”的共同體關系,政府的財政負擔減輕,社會主體的投資風險減小,有利于城市發展的科學、長期規劃、理性投資建設,降低項目全周期成本,為社會提供更優質高效的服務。

  PPP模式的投資周期較長,企業盈利手段也發生了改變,對企業的金融手段、資產管理、收益權、資本運作等很多方面要求更高。我國PPP業務方興未艾,很多方面還處于實踐探索階段。

  2月26日,筆者來到中建五局副總會計師、投融資部經理孫艷清的辦公室,發現他們已將有關PPP模式的所有法律法規整理成一本厚厚的冊子,還制作了操作性很強的操作流程手冊。據悉,該局將于3月上旬在公司內部進行專門大規模培訓。

  在實踐層面,中建五局的PPP業務也早已開花結果:聯動母公司在湖南落地第一個PPP項目——長沙縣城區擴容提質基礎設施項目,湘江新區第一個PPP項目——岳寧公路項目,株洲第一個PPP項目——鐵東路項目,并積極拓展“1+4+3+N”的全國市場,在重慶中標龍洲灣隧道項目。

  中建五局在PPP市場的大棋正快速落子。截至目前,中建五局跟蹤洽談的重點PPP項目投資額超千億元。

  順應時勢

  主動騰挪華麗轉身

  孫艷清1992年大學畢業就一直在中建五局工作,至今已20多年,見證了中建五局20年來的發展轉型。

  “中建五局以前是個軍工企業,1965年誕生于遵義,起航于大三線建設時期的軍工基地建設,1971年轉戰湖南,建設068國防基地,在改革開放前主要是為了國防三線建設鉆山打洞。”

  在孫艷清辦公室采訪的短短半個小時內,先后就有幾撥銀行業務代表前來洽談合作。作為學會計的孫艷清對一組數據印象深刻,2005年的時候,全局一年資金結算流量才10億元左右,而現在每年超過4000億元,成為數家國有大銀行總行級重點客戶,AAA級信用企業,銀行給予的授信超500億元,框架協議超700億元。

  中建五局江湖地位的變遷,首先歸功于其10多年騰挪形成的“投資開發、勘察設計、房建施工、基礎設施建設”四位一體全產業鏈優勢。體現在成績單上也十分耀眼:2015年,全局完成合同額1543億元、營業額760億元,創歷史最好水平。

  “作為傳統的施工主業,我們必然會承受上游業主壓價、墊資和下游供方討價、支付的雙重擠壓,盈利空間日益狹小。”周勇說, 正像“微笑曲線”,我們以前擅長的施工承建處于中段,盈利空間不大。唯有向前期的規劃設計、后期的運營服務下功夫,提升全產業鏈運營能力,我們才能不斷提升盈利水平。

  “十三五”期間,中建五局將通過“產業聯動,投資牽引”,實現由施工總承包企業向投資建設集團的華麗轉身。

  搏擊市場

  成PPP模式主要玩家

  我國的城市化進程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中建五局副總經理、總經濟師黃剛預計,到2020年我國城鎮化率將達到60%,由此帶來的投資需求超40萬億元,在此背景下,PPP模式也將快速推進。

  “察勢者智,順勢者贏,馭勢者獨步天下。”周勇說,PPP模式,必將是當前和未來政府投資的一大主流模式,我們必須快速適應這個市場。

  為迎接PPP盛宴,中建五局籌謀已久。首先是思想上的轉型升級,其次是人員結構和專業結構轉型升級。中建五局通過“引進一批、轉型一批、培養一批”等措施,有效緩解了專業人才的缺口。

  作為具有強大施工建設能力的投資公司,中建五局的投資優勢是十分明顯的。周勇將其優勢歸納為三點:投資的聯動性、產業的聯動性和投資的安全性。

  所謂投資的聯動性,就是中建五局不僅有自己強大的資金池,還可以借助和整合中國建筑總公司、國內其他工程局、海外多個上市公司和中建企業之外的投資企業的資源。“這種資金整合能力是很厲害的。”周勇說,這些都有了成功的案例,和很多單位也有戰略合作協議。

  其次是產業的聯動性。目前中建五局的房屋建筑施工、基礎設施建設、房地產與投資開發等三大業務板塊優勢均十分明顯。比如基礎設施領域,中建五局不僅具備公路施工傳統優勢,近年大力拓展高鐵、城市軌道市場,比較優勢日益彰顯。在湖南積極參與基礎設施和民生工程投資建設,總投資額超600億元。

  “產業的聯動優勢,使我們能給政府提供許多的解決方案,大型工程不需要分包,好似一面防火墻,能消除很多社會不穩定因素。”周勇說。

  “投資的安全性也是毋庸置疑的。”周勇說 ,中建五局作為有實力負責任的央企,具有很強的社會責任感,政府和社會各界可以放心地和五局開展合作。

  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允許社會資本通過特許經營等方式參與社會基礎設施投資和運營,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為PPP 的普及提供了理論基礎。

  中建五局副總經理、總經濟師黃剛表示:期待國家能出臺《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法》,加大對社會資本的引導與保護力度。

  令人欣喜的是,《財政部關于印發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模式操作指南(試行)的通知》及《關于推廣運用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模式有關問題的通知》等系列文件出臺,萬億級的PPP項目將有更詳細的文件指導。

  鏈接:PPP模式

  PPP(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可稱為“公私合作關系”,是公共基礎設施項目的一種籌資模式。PPP提供了一個新的、有別于傳統政府采購模式發展基礎設施的可行模式。推廣PPP模式不是最終目標,而是促進基礎設施發展的重要手段,成功的PPP項目可有效擴大公共基礎設施供給,提高公共服務的質量和資金使用效率,并通過分擔風險和責任,最大限度地利用私營部門的資金和技術。

  PPP模式樣本分析:

  中建五局率先試水長沙縣

  作為一種新的商業投資模式,我國PPP還是在“十二五”后半期才啟動。“從項目落地看,2015年才是真正的PPP元年。”

  很多企業還在觀望的時候,中建五局絕對是“早起的鳥兒”。中建五局聯動母公司在湖南的第一個PPP項目——長沙縣城區擴容提質基礎設施項目于2015年8月就中標——同時也標志中建五局的PPP大棋在湖南正式布局。

  該投資總額逾40億元,包括道路、橋梁、排水、水體公園、綠化廣場等29個單項工程,打包給了中建五局投資建設。

  中建五局在湖南試水的第一個PPP項目運行已數月,項目運行情況如何?2月25日,筆者來到了該項目現場。

  29個工程“打包 ”,40億元投資“按揭”

  “長沙縣這29個舊城體質改造項目都是亟待解決的民生工程,而政府一下子投入40億元解決有難度。”從事多年工程承包,經歷了BT、BOT等多種傳統運作模式的項目負責人劉湘元說:“長沙縣政府運用PPP模式,將以前要分別實施的29個項目打包給我們做。然后采取按揭方式逐年購買服務,政府的這種做法實際上是很聰明的。”

  按照PPP模式,中建五局中標長沙縣城區擴容提質基礎設施PPP項目后,與代表政府的長沙縣星沙建設投資有限公司共同投資1億元注冊成立了PPP平臺項目公司 (SPV)——長沙縣中建星和投資有限公司,中建股份和長沙縣星沙投資建設有限公司分別占80%和20%股份。

  “按照合同約定,雙方的特許經營合作期為10年,期間完成項目的投資建設、運營維護及政府購買服務,之后進行項目移交、公司清算。”

  政企責權明確,百姓早日受益“采用PPP模式,既加快了建設速度,又降低了管理成本,還提高了投資效益。”

  劉湘元說,“如果按以前傳統做法,29個項目一個一個承包出去,光項目部就要29個,管理人員不知道要增加多少,估計10年也做不完。現在5年就可以做完,百姓提前得實惠。”

  PPP平臺項目公司 (SPV),是社會資本和政府共同開股份公司,在責權利上進行了明確。劉湘元說,在長沙縣中建星和投資有限公司,中建股份和長沙縣星沙投資建設有限公司均有管理權,通過委派董事參與投資決策和管理。作為公司第二大股東的長沙縣星沙投資建設有限公司主要負責報批、完善合法性手續等事務。

  “以前我們在一個地方做工程,人生地不熟,為辦手續傷腦筋。現在當地政府成了股東,事情好辦多了。”

  “PPP模式對投資建設方約束也很大,責任心更強。”劉湘元說,“由于工程完工后除了法律規定的保質期外,還有很長時間的運營管理期。如果工程質量不過關,那么害的將是我們自己。”因此PPP模式可以從制度設計上防止出現“豆腐渣”工程。

  企業效益可期,制度有待完善

  長沙縣城區擴容提質基礎設施項目從商務模式和財務模型上都與以前有所不同。劉湘元介紹:在企業回報方式上,按雙方約定,特許經營期內獲得政府財政補貼,補貼納入中長期財政預算,并經人大審批通過,自每個子項目的運營期起始日起,分5年支付。

  對于企業參與PPP模式的積極性,劉湘元認為,中國經濟經過幾十年大發展后,一大批企業,比如中建五局,在經營規模、資金實力上都上了幾個臺階,必將更加注重企業發展的可持續性和品牌影響力的打造。當然,新生的PPP模式在長沙縣城區擴容提質基礎設施項目試水,劉湘元也有不少困擾。“PPP是新生事物,缺少成熟的慣例,各方的理解還有很多不同。如什么項目是PPP項目,可以進入哪個層級的項目庫,應該有哪些具體標準,合作期各方責權利如何清晰界定,如果國家能給出一個操作性更強的清單就好了。”劉湘元說。

  采訪手記:

  一個企業的探索

  讓PPP模式走得更遠更穩

  十八屆三中全會明確提出了“允許社會資本通過特許經營等方式參與城市基礎設施投資和運營”,財政部等多個部門2015年也連續發文大力推廣PPP投融資模式。萬億級的PPP項目庫建立,大量PPP項目2015年在全國開始落地。

  業界認為,PPP模式通過政府與社會資本的通力合作,能提高項目整體建設運營效率,降低交易過程中的各項成本,有利于打破政府干預、企業壟斷以及準入限制的堅冰。

  然而,對于PPP模式的認識及具體操作路徑,到目前為止仍沒有一個清晰且統一的認識,各方對PPP模式推廣仍存疑慮。

  在此背景下,中國建筑第五工程局在PPP項目上的大力推進和大膽探索,其實戰中歸納總結的經驗不僅最真實,對PPP模式的發展和完善是十分有益的。

  筆者認為,中國建筑第五工程局探索總結的經驗表明,PPP模式對利用社會資本在技術、管理等領域的優勢,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提高公共物品的供應效率作用明顯;對提升治理水平大有裨益;對撬動更多的社會資本來參與基建,增強國企整合社會資源的能力明顯;對國企改革也有十分深遠的意義。

  當然,中國建筑第五工程局的探索實踐也表明,我國PPP模式從頂層設計到微觀操作層面還有很多亟待完善的地方。期待PPP模式在經濟發展新常態下為我國經濟發展發揮更大積極作用。(文章來自網絡)

掃二維碼用手機看

人力資源 | 聯系我們 | 網站管理

CopyRight 2016 湖南星大建設集團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地址:湖南長沙經濟技術開發區東二路29號佳美星城四樓 電話:0731-85835555

湘ICP備16019069號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長沙

微信公眾號

极速牛牛